官人驾到

官人驾到

8月 12, 2020 未分类 by admin

官人驾到都多大的人了,还被老爸亲?你说恶不恶心?

反正,她超级恶心!

辰旭也一把掐住了无名的脖子,整只猫都变得很暴躁:“卧槽!谁准你亲我老婆的?卧槽!我弄死你!弄死你!!(╰皿╯)#”

朔月理理衣服,真是被恶心到了,恶心到两颊都发烫呢。

这时候,旁边伸出一只手。

what?

朔月转头一看,竟然是白三叶在对自己伸手:“做什么?”

白三叶看着她:“我的礼物呢?你都能送一部车给你老爸了,难道就没有准备什么‘大礼’给爷爷?”

朔月囧:“你生日什么时候啊?”

“你不知道?”白三叶斜眼。

“卧槽,我还真的不知道!”朔月转头问亲爱的师兄弟们:“老爷子什么时候生日,你们知道吗?”

三兄弟:“不~知~道~”

户外日系清凉美少女夏风拂面元气满满写真

白三叶:“……”

“所以没有。”朔月一巴掌拍掉了白三叶为老不尊的手。

拿到了珍贵的礼物的白三叶眉开眼笑,推着朔月进屋里面去:“宝贝,我知道你今天要回来,所以我特地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蛋糕呢!快来尝尝爸爸的手艺~!(^_^)”

背后,白三叶忍无可忍地对无名竖起了中指:“那明明是我做的蛋糕!凸(艹皿艹)”

进屋后。

朔月看着餐桌上的蛋糕,默了。

默了。

默……

不单只是他默了,就连后面跟着进来的小伙伴们看到蛋糕的尊荣后,全都默了。

这蛋糕黑乎乎的,奶油不想奶油,形状看起来也成型,整一个灾难现场啊!

“这……还能吃吗?”朔月囧!

“能……吧!”无名也囧,他也没想到白三叶做的蛋糕竟然会是这样子!

白三叶进来了,放了一句狠话:“老纸亲手做的蛋糕,不吃完,谁也别想走!”

集体汗!

老爷子发话了,还能不吃吗?

嗯……

就算是炸弹,也只能是吃了!

“先不说那么多了,先来许个愿吧,哈、哈!”朔月尴尬地笑,和小伙伴们开始插蜡烛,无名今年整40岁了,正好插4根蜡烛致意。

当烛火点起的时候,无名双手合十,闭上眼睛,诚恳地许下了愿望:“我希望我能够再见老婆一面,么么么~~”

众人汗,好吧,这家伙除了这个愿望之外,好像根本就不会有其他的愿望了呢!

唉!

只不过,凡人和修罗相隔着那么多条界限,无名想要再见到老婆一面,那都不知道该等到何年何月呢!

“吹灭蜡烛,你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。”朔月只能这么安慰这个可怜的男人了。

“嗯!”无名也知道现实有多残忍,但是有贴心小棉袄在身边,做父亲的,他就很心满意足了。

呼!

他鼓起所有的肺活量,一口气吹灭了4根蜡烛!

刚吹完,店铺外面就响起了一个嘹亮的嗓门:“黄泉快递!刘十炎在不在?有你的快递!修罗界寄来的!”

修罗界寄来的?

无名大喜!

朔月激动地推了他一把,催促道:“还傻站着做什么呀?从修罗界寄出来的快递,肯定是老妈给你寄过来的,为什么是今天,肯定是她也记得你的生日啊!快去看看,老妈给你寄了什么礼物!”

“嗯嗯!”无名激动地跑了出去。

等他再回来的时候,怀里面抱了一个大包裹。

“哇哦!”所有人都惊喜了!

“这么大一件,肯定是不得了的生日礼物!”所有人都这么说。

白三叶拿来了美工刀,递了过去:“快拆开来看看吧。真难得,修罗王竟然也有如此细心的时候。”

“嗯嗯!”无名激动地接过美工刀,因为快递包裹上面写着“易碎物品”的字样,让他的行为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。

老婆从修罗界寄出来的礼物,会是什么呢?

这,还是老婆第一次送他礼物呢!

好激动!

这种心跳跳得太快,都快要窒息了!

~\(≧▽≦)/~

当美工刀小心翼翼地划破纸箱的封条,当无名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打开箱子……

箱子里面忽然爆发出一个惊天动地、撕心裂肺的哭声!

“卧槽!”所有人都原地爆炸!

是被这个哭声给炸开的!

“什么玩意!”朔月一句话代表了民众的心声!

“我也不知道!”无名吃手手,这突然的爆炸声也是吓坏他了好么?

婴儿的哭声依然在继续,但是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“什么玩意……”他们嘀咕着,慢慢地凑了过去。

箱子里面搁着一只竹编的摇篮,上面有结界小心翼翼地保护着,而里面躺着一个皮肤皱巴巴、全身通红的小猴子。

“卧槽,这是玩具吧!老妈给老爸寄了一个仿真婴儿?”朔月第一个囧。

“好像不是哟。”白三叶捡起了小婴儿肚皮上的小卡片,逐字念出:“遵循吾修罗界万年传统,女人负责生娃,男人负责带娃,现将吾儿跨界快递至他生父身边,剩下就全权交付于你了。待吾儿年满十八之后,吾将派人接回。钦此!生日,修罗界元年1234556789年99月99日……卧槽!能不能换算成我们人间的日期?”

再一抬头,看到七脸懵逼。

无名震惊:“我有儿子了?!”

白三叶郑重点头:“好像是的。”

无名惊喜到声音变调:“不会吧?”

朔月回过神来,抢着说道:“老妈凭什么说这就是我爸的儿子?搞不好是她在修罗界搞外遇生的呢?是不是想让我老爸喜当爹啊?”

白三叶严肃地掏出一张四十年前的黑白照片:“不可能,这孩子和你老爹刚出生的时候,一毛一样。”

所有人都凑过去,对照了一下黑白照片上的小猴子,再对照一下摇篮里面的小猴子……

默了……

这脸蛋,一看就不是隔壁老王的。

朔月沉默了。

她想起了前不久,也就是在帮刘广亮解决他们一家的亲子矛盾的时候,说过的一句话,立过的一个flag。、

“反正,如果我爸妈二话不说就给生个弟弟,我知道了我肯定要把那小东西从窗口外面扔出去!”

“反正,如果我爸妈就生个弟弟,我肯定要把那小东西从窗口外面扔出去!”

“我肯定要把那小东西从窗口外面扔出去!”

“我肯定要扔!”

“我扔!”

……

“卧槽!你们竟然没有通知我一声就生了个崽子!!”

44号棺材铺的窗口,biu~的一声,一只摇篮连带一只小猴子被扔了出去!